1. 东莞市英语俱乐部-六合图库
  2. 动态追踪
  3. 正文

007真人007真人


他教了大半辈子的英语;拿过希望之星总冠军;
他独自骑行了川藏;走过大半个世界;
他住了一年哈佛的宿舍;坐了一年剑桥的图书馆;
他给幼儿园小朋友读了一年的绘本;在儿童游乐园结识了一群高学历哈佛爸妈;



有太多想和你分享:“  欢迎来到哈佛陪读爸的世界。”



" 这理论不仅误人子弟,简直有毒。"

英语学习,我深信最关键的打开方式是打通耳朵,提升听力。
很多人认为英语是一门工具,说才是最重要的,就如同某个英语传销大师所说:“听懂是骗人的,读懂也是骗人的,只有能说出来才是真本事。”




虽然我不赞成个人的学习“成功”经历具有普世性,因为个体差异,还有成长环境以及家庭背景等变量影响,但我还是斗胆分享自己最初学习英语的经历,或许对一些英语学习者会有些许启发。

我家在贵州偏远的农村,家里人都没有太多的文化,更没有人接触过英语。我记得上英语课是从初一开始的,和大部分学生一样,我基本听不懂老师说什么,记不住单词,然后也会用中文来标记英文发音,比如阴沟里去ENGLISH, 三口喂你妈吃 Thank you very much.上课浑浑噩噩,单词记不住,老师讲的句子也听不懂。情形的转机发生在我忘了带英语书的那一天。


虽然事情过去了二十五年,但我依然记得那次上课的情景。因为没有带英语书,而自己个子矮小,而坐在教室前排。老师就在面前,不得不全神贯注。我认真地听,后面发现居然听懂了,而且记单词也没有那么困难了。感觉耳朵打通了。就像倚天屠龙记里被火头僧无意打通了任督二脉的张无忌一样。

阳光灿烂,那是一个桂花飘香的深秋。从此,英语与我结下了不解之缘。




多年以后,当我给学生讲课的时候,我总会不厌其烦地强调听力的重要性。而我自己在大学把听力放在第一位,用钟道隆的逆向法听写VOA慢速英语,晚上塞着耳机听英语听力入眠。


刚工作的那些年,我如此重视听力到令人发指的程度。我要求学生反复听句子,我带着他们听,去分析句子结构,辨析发音。很多时候听出来,欣喜若狂,但也有时候听不出来,抓耳挠腮也要往死里听。很多时候他们难受,我也难受。我想这么简单你怎么就听不出来呢。学生说,速度这么快,单词这么多,我哪儿反应的过来嘛?

我说,你觉得听不懂是不是因为你的听力有问题?
学生纳闷,迟疑地回答,应该不是吧。
我说,你的听力辨析能力和对声音的敏感度肯定比我好。科学家发现,人的听力敏锐度从12岁就开始衰退,所以同样的声音信息,你肯定听得比我准确。

" 所以,你听不出来与你的听力能力(耳朵)没有关系。"


那倒是因为什么你无法理解呢?
学生说,可能是速度太快了吧?
我说,那我用稍快的语速说,听懂没问题吧,但是我用极慢的语速说这句话你看能不能听懂。

After an unequivocal experience of the inefficiency of the subsisting federal government, you are called upon to deliberate on a new Constitution for the United States of America.(美国历史文献Federalist papers第一句话。)

学生说,那老师可能是生词太多了。
我说,那我把里面每一个生词你查出来,或者用你认识的单词给你读一篇。你再来听,看能不能听懂。学生听了还是感觉非常吃力。


III

在给学生上托福听力的时候,发现一个有趣的现象。托福听力考试分为四篇讲座(Lecture),两篇对话(Conversation)。


讲座时间稍微长些5-7分钟,对话稍微短一点。讲座和大学教授给本科一年级学生讲课的难度差不多,对话就是大学里的校园生活对话,有的可能是去图书馆借书啊,或者饭卡掉了怎么办啊,或者是去书店买书啊什么的。
给很多没有托福基础的学生来做听力题,发现讲座基本抓瞎,根本就听不懂,有趣的是对话怎么也能听懂6-7成。

事实是,对话和讲座的语速一样快,而且对话里也有很多生词。

最初讲托福听力的时候,对学生会严格甚至苛刻,课堂上带着学生听写句子,不管句子多长,多难,迎难而上。除此之外,课后会让学生下去做听写,一遍一遍放录音,然后一句一句听写。
结果是,极少部分学生坚持下来,凤凰涅槃,考了高分,但是大部分都被摧残得丢盔弃甲,中途放弃。
我开始反思,钟道隆提出的逆向法是不是真正那么科学有效的?(逆向法的核心理念就是从听力入手,一遍一遍听句子,一句一句写下来,听不懂也要听。)



IV

朱礼敖喜欢乐高,在IPAD上有个游戏,上面会有一些宣传的视频,视频上有不同的语言,还有歌曲。他每次玩都只有十分钟,但是我看他都有这宝贵的十分钟来看视频,听上面的歌曲,然后还跟着唱。

我就问他,你知道他唱什么吗?
他说,我知道啊。
我说,你唱给我听听。
他就唱了几句。
然后另外一个说西班牙语的宣传片。我问他,你看得懂么?
他说,知道啊。
我问他,那你给我解释下,他们在聊什么。

“ 他说,我不知道怎么表达出来,但是我知道他们在说什么。”



我们人的认知有个非常有趣的现象。
你看下面这段话:


大多数学过一点英语的人读起来应该都没有什么问题,尽管大部分单词都是错误的拼写。我们经常说,眼见为实,但是实际上眼见不一定为实。

我们打羽毛球的时候经常会因为一个球是否出界而争吵不休,很多人在判断的时候都是非常非常确定自己是正确的,睁大眼睛清清楚楚。事实是,大脑处理新信息的容量局限造成无法处理视觉信息获得过大的信息,只能接纳10%的信息量,另外90%是大脑对以往经验或对现实认知“构造“出来的。视觉是如此,听力也是如此。

“ 哈佛学术大咖STEVEN PINKER说:所谓听懂整个句子,其实是个幻觉。”


我们其实很难真正去听懂整个句子,我们只不过听到很少一部分信息。很大一部分信息都是靠自己存储在大脑里信息去重新构建的。举个例子,比如大家在聊吃饭的事情,然后某个人说了有关成绩单的事情,这时候你往往会听成吃鸡蛋。因为你大脑在准备有关食物和吃东西的词汇。所以,听不清楚,听不懂,并不是语速快,也不是不认识的单词多,更不是耳朵不行,而是大脑认知的问题。


编辑:VIVI
原创作者:哈佛陪读爸
来源:哈佛陪读爸

来源:东莞市英语俱乐部 编辑:何忆凝